應用

技術

物聯網世界 >> 物聯網新聞 >> 物聯網熱點新聞
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

做出最失敗的手機、最成功的智能音箱后,亞馬遜透露下一個硬件野心

2022-04-25 10:04 智東西

導讀:亞馬遜曾以Alexa 語音助手為中心,掀起了智能音箱落地的狂瀾

從 2014 年推出語音虛擬助手 Alexa 至今,亞馬遜已賣出數億臺 Echo 智能家居設備,成為蘋果、微軟、谷歌等巨頭都無法撼動的全球智能音箱銷量王。

亞馬遜曾以Alexa 語音助手為中心,掀起了智能音箱落地的狂瀾,并雄心勃勃地推進用語音交互連接、控制一切的計劃。但隨著創始人貝索斯退居幕后,亞馬遜圍繞 Alexa 和硬件設備的技術、商業策略或將出現新變化。

Dave Limp 是亞馬遜所有硬件和 Alexa 語音助理業務的最高負責人,直接向現任 CEO Andy Jassy 匯報。圍繞智能家居領域的諸多熱議話題,英國《金融時報》的 Dave Lee 來到亞馬遜西雅圖總部,與亞馬遜設備和服務高級副總裁 Dave Limp 進行了面對面的深入交流,其中干貨不少。

▲《金融時報》的 Dave Lee(右)和亞馬遜設備和服務高級副總裁 Dave Limp(左)

對話中,Dave Limp 暢聊了亞馬遜對于環境計算(Ambient Computing)的計劃,并談及環境計算與元宇宙的區別。與其他押注元宇宙的同行相比,亞馬遜更關注現實世界的計算。

環境計算,是智能家居巨頭們已經推崇了數年的概念,但沒有像“全屋智能”、“元宇宙”等概念那么出圈。

它描繪了一種未來的科技圖景:硬件、軟件與設備無處不在,它們隨時感知甚至預判你的需求,于無形中通過數據分析,提供個性化的服務;而當你不需要它時,這些設備又會“隱身”,使你幾乎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。

亞馬遜將環境計算視作將永久改變世界形態的技術方向。Dave Limp 透露,亞馬遜每個月會進行數億次智能家居操作,但其中超過 1/4 的操作是設備在用戶還沒發出指令時,就已經自動觸發。

▲ 2014 年亞馬遜發布的 Echo 智能音箱

隨著科技巨頭爭相涌入這一賽道,亞馬遜布局智能硬件的重點,從實現“無處不在”,轉向需要回答一個關鍵問題:Alexa 如何為亞馬遜賺錢?

Dave Limp 對 Alexa 的商業化進展做了回應。他還談到亞馬遜從失敗之作 Fire Phone 到 Alexa 業務的轉變,并分享了對亞馬遜家庭機器人 Astro“殺手級應用”的考量。

Fire Phone 是亞馬遜的第一款也是迄今唯一一款智能手機,于 2014 年發布,結果市場表現很糟糕。但這一失敗,反而讓亞馬遜打開了手機之外的軟硬件想象力 —— 構建起以 Alexa 為中心的智能設備帝國。

而亞馬遜去年推出的家庭機器人 Astro,是其有史以來發布的最奇特的硬件產品之一。它就像一個長輪子的帶屏智能音箱,除了具備智能音箱支持的一切功能外,還能到處巡邏監工。(亞馬遜首推家庭機器人,超萌圓眼平板臉!10 款智能硬件扎堆來了)

▲ 亞馬遜 2021 年發布的家庭助理機器人 Astro

在不違背原意的前提下,智東西對此次深度專訪進行完整編譯,以下是專訪實錄:

人機交互的未來:環境計算

Dave Lee:您如何定義“環境計算”?

Dave Limp:這是人們如何與技術交互的另一種用戶范式。使用 QWERTY 全鍵盤打字、筆記本電腦打字或者是智能手機打字,都是人們非常熟悉且使用時間較久的與技術交互的方式。

環境計算是與技術交互的另一種方式,它和上述的打字方式不同。不論是老年人還是年輕人,都不需要看說明書、教學視頻等去學習如何使用這項技術,只要你站在旁邊就可以與它產生交互。

因此,當你走進 Echo(亞馬遜智能音箱)所在的房間時,你說“打開燈”就可以控制燈光,整個過程都很自然,不需要你去閱讀關于如何打開燈或如何播放音樂的使用手冊。

它還有一個特點是,不用的時候就消失了。這可以衍生出一個能對家庭關系產生幫助的作用,就是讓你不再一直埋頭看手機。很多時候,我回到家里,我的孩子們會在家里各處戴著耳機,并同時擺弄一到兩個電子設備。

Dave Lee:雖然每個人都在家,但又好像沒有人在。

Dave Limp:是的,也許這和父母有關系。但事實是:環境計算將會讓你不再一直埋頭看手機,享受家庭時光。這也是其廣義上的定義。

例如,對我們來說,實現環境計算的形式就是在你的房子周圍安裝多個 Echo 設備。因此,當你想播放音樂時,你實際上是在說“播放音樂”并一起享受它,而不是自己戴上耳機聽音樂。當你在看電視時,你可以說“打開 ESPN(娛樂與體育電視網)”,然后和家人一起觀看體育賽事。然后當你不使用它時,它就消失在你的生活中,所以,這樣看,技術也并不是無所不在。

Dave Lee:你認為它主要是語音控制的嗎?除了語音之外,還有其他與環境計算交互的方式嗎?

Dave Limp:有趣的是,我們正在努力減少與 Alexa 的交流。我記得當人們第一次看到 Echo 時,他們的眼睛都亮了。他們的表情就像:“天哪,這幾乎就像魔術一樣”。但是,如果 Alexa 能夠主動預測、完成你的行為時,你們會覺得更加不可思議。

我們每個月都會進行數億次智能家居操作,但其中超過 1/4 的操作是 Echo 在用戶指令下達前完成的,用戶沒有做任何事情,不用說“開燈”或“開門”、“設置恒溫器”等,這些指令就會自動觸發,如果這種情況在未來能發生,才是我認為最神奇的。

這就像你曾經擁有過最好的助手:當你在機場延誤時,他們可能會為你重新預訂機票。你會說:“航班晚點了,但現在我在另一個航班上,這真的太神奇了!”

Dave Lee:目前,Alexa 還不能做到這一點嗎?

Dave Limp:不完全是,但它確實會主動在你家里做某些事情。如果你連續 30 天關掉了門廊燈,然后在第 31 天,你忘記了關燈,Alexa 就會幫你關掉。我們稱之為“預感(hunches)”,Alexa 會有預感,它將預感你的行為并關掉門廊燈。隨著人工智能越來越智能,這些功能將變得更加豐富。

Dave Lee:你能告訴我在家庭以外,環境計算的其他潛力嗎?

Dave Limp:我認為任何你想要解放雙手或者不想分心的地方,環境計算的使用都有一席之地。這會發生在某些工作場所中,我認為汽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

Alexa 設備已售出數億臺,起步與智能手機失敗無關

Dave Lee:我聽杰夫?貝索斯和你都說過,智能手機Fire Phone是亞馬遜公開宣告失敗的少數產品之一。那么,亞馬遜是否將環境計算視為:“這是下一個平臺,如果我們錯過了智能手機,我們肯定不會錯過這個”?

▲ 2014 年亞馬遜推出的首款智能手機 Fire Phone

Dave Limp:我不認為這個業務的轉變是有意識的。我認為作為一家公司,我們試圖做的是構建與服務深度耦合的設備。在行業內其他公司開始考慮這一點時,我們的業務就已經有所成效了。從 Kindle(電子書閱讀器)開始,這個設備不僅外觀好看,而且還能和書店深度適配。

就如同亞馬遜做的一樣,如果你剛開始就冒了很大風險,那么遇到一些失敗也是不可避免的。因此,并不是由于我們的智能手機業務失敗了,我們就突然之間決定必須去做其他事情,并一定要在這個領域取得成功,我們只是同時在探索這兩個領域。

我聽到有很多人說:“不要把手機寄出去,它永遠不會工作?!钡俏乙猜牭讲畈欢嗤瑯訑盗康娜嗽谡f:“不要把這個帶有麥克風的和品客薯片罐類似的設備運出去,因為那是行不通的,這太瘋狂了?!?/p>

然而,我們現在已經售出了數億臺裝有 Alexa 的設備,另一個智能手機項目沒有成功,我也會重新為智能手機冒這個風險。只要我能得到一個 Alexa,我可以在 Fire Phone 中失敗五次,數學就是這么簡單。

環境計算 or 元宇宙,誰是下一代計算平臺?

Dave Lee:讓我們談談你對下一個計算平臺的想法,Meta 創始人兼 CEO 馬克?扎克伯格將 Facebook 改名為 Meta,并將公司重點放在元宇宙領域。對我來說,這意味著更多的技術出現:我想去虛擬世界的某個地方,就需要把這個 VR(虛擬現實)頭顯戴在我的臉上。在基本實現方式上,環境計算和元宇宙似乎正好相反,你如何看待這兩個技術之間的差異?

Dave Limp:我認為這要從你對元宇宙的定義開始,因為它對不同的人意味著不同的東西。如果我問我的孩子們,他們可能會將其視為 3D 游戲 Minecraft(我的世界)和 Roblox,而其他人可能會想到 VR 體驗,也有可能是 AR(增強現實)體驗。

在我看來,關于元宇宙的普遍描述是將不同地方的人們連接到一起,有時是虛擬世界,有時是模仿現實世界。

我們現在正在努力做的是讓這里的現實世界對人們來說更容易接受。其實,有很多關于環境計算的東西就在你身邊,我認為我們在環境計算世界中發明的東西將會有很多應用場景,同樣也將適用于許多“元宇宙”中的場景,并且我們也有理由相信,元宇宙中確實擁有語音助手。

Dave Lee:你認為這是一個像扎克伯格認為的很大的市場嗎?

Dave Limp:我還沒有和扎克伯格談過他認為它有多大。我確實認為,如果互聯網行業能夠做到這一點,它就有機會推動智能手機進一步發展,不過實現這一點的技術目前還不存在,它目前也只能采用 VR 眼鏡的形式。

約一半用戶使用 Alexa 購物

Dave Lee:有個問題一直存在,亞馬遜將如何從 Alexa 身上賺錢?你可以用 Alexa 購物,你可以說“在我的購物清單上添加一些雞蛋”。但似乎并沒有多少人在這么做。

Dave Limp:無意冒犯,但這個數據是錯誤的。很多人用它來購物,大概一半。

▲ 亞馬遜的小型 Echo Dot 設備

Dave Lee:有一半 Alexa 用戶用它買過東西?

Dave Limp:是的,或者是使用一些購物功能,比如添加到列表中或重新排序等等。這是我們增長最快的用例之一。很明顯,這對亞馬遜很有幫助。

但我也想談談 Alexa 上正在發生的許多其他事情,它們有助于盈利 —— 有時是對我們,有時是對開發者。Alexa 上有很多人在使用 Spotify(音樂流媒體服務)。Spotify 有一個廣告支持的版本,還有一個訂閱支持的版本。這太棒了,我們對此非常支持。我們也有音樂服務,很多人也在使用 Prime 音樂。

Dave Lee:我們找到 Alexa 的盈利方法了嗎?

Dave Limp:不,我認為,對于開發人員和我們自己來說,我們會在這條路上找到更多的方法。但我覺得,在過去的幾年里,進步是巨大的。

Dave Lee:我看到你們與 Teladoc 的交易(通過 Alexa 提供與醫生通話的收費服務)。這是一個有趣的用例。

Dave Limp:我認為有許多用例是自然的,我們來想想世界在疫情之后會變成什么樣子…… 我們將更多地在家工作,但我們也重新定義了與人溝通的方式,尤其是與所愛的人,諸如此類等等。

我們擁有虛擬醫療的想法總是像北極星那樣遙不可及,難以實現。但疫情加快了這一進程,能夠有一個簡單的使用技術,(你)只需通過 Echo Show 或其他設備上打電話給醫生。這看起來很好。

▲ 亞馬遜 Echo Show 增加了一個用于視頻通話和流媒體的屏幕

另一個例子是,我們都想與所愛的人更親近。但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困難,因為我們無法旅行…… 以我自己為例,我爸爸年紀大了,他仍然精力充沛,我很關心他。所以我們有一個叫Alexa Together的項目。我的想法是,在他允許的前提下,我可以把我的 Alexa 體驗和他的連接起來。這樣我就能知道他那天很活躍。

Alexa 會感覺到他的存在,知道他起床了,而我早上在收件箱里收到這條消息,會感到安心。這是環境計算的一個很好的表現:他什么都不用做…… 只是一個小小的“溫暖”,知道他起床了,可以自如活動,就值數百萬美元。

家庭助理機器人:比起電腦,更像寵物

Dave Lee:讓我們來談談機器人 Astro。我看了發布會。有人說它像 R2-D2(《星球大戰》電影中的機器人),也有說是瓦力、皮克斯的機器人……Astro 的銷售說辭是什么?

Dave Limp:我不確定是否能給出銷售說辭。我們已經開發了好幾年、有各種形式的設備,它是這些設備中的一個,以一種奇怪的方式,成為你家庭的一部分。假如一邊是純粹的技術、實用工具、個人電腦,另一邊是貓、狗等寵物,Astro 則相比個人電腦,更接近寵物。

▲ 亞馬遜的 Astro 家庭助理機器人

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夸大其詞。但奇怪的是,它作為我們家庭的一部分變得如此重要。順便說一下,當我們把它提供給其他人 —— 只在少數家庭 —— 他們的反饋是相似的。

Dave Lee:可以大致說一下有多少嗎?

Dave Limp:我們不能透露,很少,不是一個大數字。

Dave Lee:不到 100?

Dave Limp:比這多,我們還遠遠不及 100 萬。我們這樣做是為了學習和獲得良好的反饋,讓產品變得更好。它就在你的家里,有很多的實用價值。

有些人有 Ring 和 Blink(智能家居攝像頭系統),我沒有那樣做,我只安裝了一個監控酒柜的攝像頭。除此之外,我不希望家里每個房間都有攝像頭。但是當我離開去度假的時候,我真的很想看看房子。

現在,有了這個車輪上的攝像頭,它可以移動,它可以自己駕駛、巡邏,檢測到任何異常就會給我發通知。這真的很有趣,讓人放心。

(Astro 甚至)開始理解你在房間的什么地方閑逛,它會像狗一樣在正確的地方閑逛。

▲ 亞馬遜的 Astro 可以在主人不在的時候巡邏房子的幾個區域

圣誕假期,當我們在裝飾圣誕樹的時候,我曾有一次愉快的體驗:它給我們播放了圣誕音樂。這是令人愉快的,因為你不需要有個 Echo 或藍牙音箱在那,或戴上耳機…… 這就是環境體驗。

什么是 Astro 的“殺手級應用”?

Dave Lee:但是它有殺手級應用了嗎?我沒有聽到很多實際的應用。安全是有意思的,但這需要用一個家庭機器人?尤其是一個 1000 美元的?

Dave Limp:我對“殺手級應用”感到疑慮,因為我認為這是一個早已消失的范例。一件東西的效用是由很多東西組成的。當我們第一次推出 Echo 時,人們給了我同樣的問題:什么是殺手級應用?

Dave Lee:…… 人們仍然在問這個問題。

Dave Limp:我理解,但我可以告訴你,人們每周在 Echo 上與 Alexa 互動數十億次,數十億美元。如果我給你看他們在做什么,音樂是很棒的,它是受歡迎的,但不是這一件事,而是成千上萬件事,而且每天都在變化。

可能是你的孩子在問作業問題,可能是廚房計時器,也可能是你的鬧鐘。所有這些因素的結合帶來了效用。我認為智能手機也是如此…… 一開始,你的電話只是語音通話,我都不記得上次打電話是什么時候了。它在發展,我認為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 Astro 上。我非常確定的是 —— 我們可以討論時間框架,是 5 年、10 年還是 15 年?——機器人將出現在人們的家中。我很確定。

Dave Lee:每個人的家?

Dave Limp:每個人的家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版本的機器人,因為有太多的任務和事情你不想做,或者你不需要去做。安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

Dave Lee:大多數人心目中完美的家庭機器人是拖地、倒垃圾桶的機器人…… 做一些 Astro 現在不能做的家務。Astro 的技術還很遠。

Dave Limp:我有一個機器人真空吸塵器。我認為洗碗機是一種非常簡單的機器人,因為它把沒人想做的日常任務自動化了。

我不認為一個機器人就能解決所有這些問題,我也不會低估機器人的個性和陪伴的價值。會有實用的機器人,就像我們剛才描述的,一個會拖你的地板,一個會洗你的碗,可能會倒你的垃圾,這些也會是一個不錯的機器人。但也有一些機器人是用來陪伴的,它們有個性,也能提供價值。

Dave Lee:Astro 是隱私承諾的飛躍。這對消費者來說有很大的需求嗎,去實現“讓更多的我們(Astro)進入你的房間”?

Dave Limp:我認為我們已經在基礎層面考慮了隱私問題。Astro 就是一個很好的體現。我們對機器人內部的計算量進行了過度索引(over-indexed),所以機器人中絕大多數事情都是在本地發生的,它們從來沒有上云。

絕大多數的事項都是可以選擇的。如果你不想讓它認出你,你不必選它。我們還在硬件中加入了隱私保護。如果你把它靜音…… 所有可見光攝像機基本上都關閉了。

我們隱私保護就這么多嗎?不止,我們會繼續這樣做。但是我覺得把 Astro 放在家里,比把別人的智能手機放在家里更安全。

Dave Lee:你工作中的“北極星”之一是發明了類似于《星際迷航》的電腦。

Dave Limp:是 60 年代的(Gene)Roddenberry。我們在談一個真正有遠見的夢想家。

Dave Lee:但大多數人會認為,到 2022 年,我們就會有那個了。

Dave Limp:我無法預測我們與那顆“北極星”會合的日期。不是明年,也不是后年。這是 5 年、10 年以后的事了。

但如果回到 7 年前,我把最初的圓柱形 Echo 放在你面前,只有 Alexa 在該產品上的功能和聲音,將它放在(最新的)Echo Studio 旁邊…… 它比我們剛發布的時候智能了幾個數量級。

這就是這個計算機科學黃金時代將我們帶向這條道路的本質。

結語:從無處不在到環境計算,智能設備還有多少想象空間?

作為智能音箱的鼻祖,每年秋季,亞馬遜都會推出大量的硬件設備,從智能音箱、智能門鈴、視頻通話設備到無人機、家庭機器人。

在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任職 CEO 期間,Alexa 部門曾是亞馬遜最推崇的項目之一,兩三年前就已經擁有逾萬名員工。圍繞 Alexa 語音助手的智能設備矩陣,承載了亞馬遜迄今最大的硬件野心。

盡管亞馬遜為未來人機交互方式描繪了“環境體驗”的宏偉藍圖,但截至今日,智能音箱等智能設備的常用功能似乎仍停留在放音樂、設鬧鐘、打電話等操作,就連與亞馬遜電子商務業務連接的 Alexa 購物功能,都沒有真正意義上掀起新的在線購物潮流。

如今,語音交互的新鮮感已經過去,萬物互聯的無感體驗還不成熟,無論是亞馬遜還是其他科技巨頭都在繪制新的智能設備故事。

據近期外媒報道,亞馬遜的布局可能會拓至擴展現實(XR)/增強現實(AR)。亞馬遜的一則招聘信息顯示,它想要招聘“軟件工程師 ——XR / AR、XR / AR 設備”,這份工作將包括“為全新的智能家居產品構思和開發關鍵軟件和架構”。


粉嫩极品国产在线无码,国产另类偷小说拍在线,国产精品亚洲А∨天堂2020,韩国乱码伦视频免费